您的位置:首页 >魅力信宜>旅游资讯>详细内容

走进北梭人家

来源:茂名网 发布时间:2019-01-08 11:00:00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其实并不遥远。

粤西信宜山区的冬天,有另一种况味。

权兄多次邀请,在今年元旦前夕我们决定前往。躲在云开大山中度过跨年夜,大家兴致盎然。

驱车在崎岖的山道穿行,沿着北梭河的岸边。巨石嶙峋,冷风嗖嗖,山色苍茫。进入大雾岭地域,拐过北梭村委会党群服务中心,车子在狭窄山路盘旋爬行。车窗外,是悬崖峭壁。陡峭爬坡,前方继续是险峻的拐弯,耳朵开始鸣响。山路迂回曲折,一路风光,一路险陡,有乘龙上九天的感觉。终于,进入大坪村口。

北梭人家,安静地等待着我们。

驻立大雾岭半山腰,回望来路。这里是“粤西第一峰”大田顶山麓。北梭村包括洞尾村、大坪村、蔗坪村等二十六条小山村,平均海拔超过700米。四面环山,丛林叠翠,长年云雾缭绕,有“神仙村”的美誉。当地盛产山楂、甜柿、三华李,是信宜山楂的原产地,广东省主要山楂生产地,广东省唯一的甜柿产地。据当地苏氏族谱记载,明代万历八年(1580年),始祖苏胜第十八世孙苏云茂,携妻儿迁居北梭。北梭村至今四百余年,属岭南古村落。我们栖居的大坪村海拔900多米,在大雾岭深山里,数十户人家,是探访大田顶路线必经地。这里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如火如荼,村庄拥有客房一定数量,可作驴友临时栖宿地。

好客的张伯父、张伯母恭候多时,提前一天开始泡黄豆,准备食材。当刂鸡、磨豆腐,是山里人家最盛情的招待。

摄氏六、七度的山区,清冷中细雨如纱。

晌午过后,烟雨开始弥漫北梭村落。枯草绵密,李子花开。泥砖老房子,满山扑腾着的土鸡。岭南的隆冬,竹栅栏内,沧桑的山楂树下,掩映着一畦畦青翠。

我们攀上后山山巅,去守望大雾岭的云海。

云雨浸染了四周。梯田依次,山野凋零。然而蒿草挺拔,李树虬枝横生,零星的青松守护着山野。环顾四下,我们在连绵起伏的群山之中,逶迤腾浪,林海莽莽。粤西最高峰大田顶就在身后,伸手可指,感觉只是数里的距离。俯视着前方,北梭村庄散落在山坳。山风呼啸,我们呵气成烟。茫茫的云海,漫无边际。高挺的芦苇,粉白的村舍,远山如浮,层林尽染。白虹横贯山野,炊烟袅袅,山鸟啁啾着,气象万千。这是云开山脉的天籁。

在冬天的北梭,最温暖是“火笼”了。由山巅返回屋内,邂逅了这种温暖的东西。火笼,北梭人御寒神器,也是粤西山区老人取暖之物。火笼外形像缩小版圆柱形花篮,用光滑的竹篾织成,里是陶钵或是铁钵,用来盛木炭。弯状拱桥状的柄,铁丝编织的盖子。这种古老民间手工艺品,不仅取暖,还可当“烘干机”。北梭人家用柴火灶,做饭后多余炭收集在火笼中,可享温暖。在山间村道,在屋檐树头,他们朴实地提着火笼,或蹲地手捧,或背手拎着,成为村庄最寻常、最暖和的画面。

老迈的伯父母采摘了新鲜的芥菜、白萝卜和小辣椒。灶头摆上土鸡与一刀本地猪肉。大锅上有一簸箕鲜豆腐,听说张伯母一上午就在捣弄这东西了。家门那台石磨、木架白布,还沾着豆渍。山区的豆腐讲究原料地道,张家豆腐选自家种植的黄豆,传统制作天然环保。选豆,泡豆,煮豆浆,滤渣,点兑,成型,程序一环不少。将拌入石膏的豆浆冲入煮熟的豆浆中,静置良久,将豆腐花舀入模具中,用布包裹好,盖上木板沥出多余水分,半小时后揭布,白嫩豆腐出炉了。

山村入夜很早,我们的农家饭刚刚开始。柴火燃得正旺,厨房暖烘烘的,白切土鸡,野生芫荽,白萝卜炖牛肉,清炒佛手瓜,还有北梭的拐枣酿酒。这个跨年夜,大雾岭深山人家中迎来了久违的热闹。

如果说北梭村的夜晚是单一的,那么清晨的河谷会有心动的美丽。山村的清晨飘动着山岚,坡道上村狗已在溜达。

虫鸣,鸡犬相闻,炊烟渐起。远山如黛,云烟缠绵。零星的柿子树,在楼宇拐角探出红红的柿果。光秃秃的山楂树,守立在村道侧。这里的房屋全部依山势而建,杂乱无章,但与山体浑然天成。交错的空地上,见缝插针地种植农作物。一条蜿蜒的水泥村道,串连起一片家园。这是北梭人的智慧,也是山村人的耕作文化。

快来大坪村口的河谷吧,雾气氤氲,俨然一幅油画。

这是大坪河,北梭河的支流,汇融而成黄华江。由于上游建水电站,冬天的河床上巨石峥嵘,流水潺潺,水边的芦苇长势喜人。从村口向上望,背后是云牵雾绕的远山,山石垒建的墙基旁边,三五株葳蕤的沙梨树,光秃的枝干粗糙而伟岸。跟前黝黑的顽石,芒蕨点缀,簇拥在河沿上。一边坡地是甜柿树,稀落地挂着红叶。对岸三华李树,矮枝丛生中,李花绽放如雪。河谷水边旁逸斜出的冬青树,一串串小果实,婆婆娑娑,枣红成球,渲染着山村的艳丽。

沿大坪河而下,寻找最高的小山村和北梭河瀑布。

大雾岭是连绵的山体,难说具体方位。循着北梭河,我们寻声上山。野外芦苇和枯状的山楂树,在茫茫大山中格外惹眼,如一帧写意山水画。在山坡芦苇林深处,掩映着三五间房子,那是海拔1000多米的蔗坪村。深山的人家,关门闭户,唯有门前的李花生机勃勃。不远处,是悬崖深谷。

山溪清洌泻下,不问来路。篁竹绵密密一片,海拔变高了李花更加怒放。开始下坡,我们要深入峡谷,寻找瀑布与水潭,隆冬时节去感受山野的清冷与安静,一种心灵的放牧。空旷的山谷了无一人,只有我们的脚步声。枯腐的树头,野生的蘑菇,厚积的落叶,成就曲径通幽的水潭。这里是北梭河重要水源地,瀑布由上飘逸而下。水是刺骨的冰冷,碧绿见底,偌大一片河滩巨石遍布。寻不了冰挂,但寻到了冬蕴与春意,寻来了美丽旅游乡村的处女地。

其实风景在路上。观云,觅食,探野,寻瀑,呆在城市森林久了,对深山有一种憧憬。仔细想想,我们站在云开山脉的高端地带,城市在千米以下。

回家的路依然盘旋崎岖。北梭村人的热诚,如同车厢塞满的鲜嫩蔬菜与山楂。我们感动而归,如同火笼的温暖,如同山豆腐的淳朴。来年秋天山花烂漫时,漫山遍野的甜柿定会是丰悦的收获。

这个冬天。云开山水,北梭人家,粤西山乡记忆。

(作者:廖君)

终审 :平台超管
【打印正文】